公告:

現可透過whatsapp(852-63524663)向本公司查詢金銀幣價格及資料!!                         民生錢幣(香港)有限公司 現正高價回收 各年份中國人民發行的金銀幣, 詳情請致電27350138向職員查詢.

您現在的位置:首页 > 投資指南

從評中國幣到中國評幣:紀念幣鑑定評級本土調查
 
日期:2014/4/17 访问:
 

 

 
 
 
來源:中國金幣雜誌 2014年04月16日
 

    從世界範圍看,大規模的商業錢幣鑑定評級業務誕生至今未滿而立之年。國際上規模最大的兩家錢幣鑑定評級服務提供商美國硬幣評級專業服務公司(英文簡稱PCGS)和美國錢幣保證公司(英文簡稱NGC),分別成立於1986年和1987年。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一業務在錢幣交易市場上正佔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以上述兩家跨國企業為例,PCGS至今已經評定過2300多萬枚錢幣,總市值超過260億美元;NGC至今也已評定過2500萬枚以上的錢幣,總市值超過200億美元。

  隨著中國貴金屬紀念幣市場的發展,此版塊的錢幣正快速成長為評級公司重要的利潤增長點,方興未艾的評級業務已在中國鋪開,如星星之火,逐漸燎原。筆者通過網絡論壇調查、微博平台調查和一對一深度訪談等方式,多方調查了國人眼中的評級幣和鑑定評級業務,透過五個方面,細細打量這一舶來品在中國的發展現狀。

  集藏者對評級幣的

 

  “認知分層”

  通過網絡與微信等渠道對117名人員的隨機調查,筆者統計得出,約15.6%的集藏者“不喜歡”評級幣,“沒有任何興趣”或“100%免疫”。集藏者完全拒斥評級幣的理由,出現次數較多的是“喜歡原汁原味的包裝”、“評級費用過高”、“國外的標準不適合中國紀念幣”、“評級幣並不能防止氧化”、“收藏純粹為了欣賞”等。

  約17.4%的集藏者對評級幣“不太了解”,或“很少接觸”。他們對這一新鮮事物像是霧裡看花、水中望月,是否適合自己,這部分集藏者說不清楚,只依稀知道“評級幣能鑑定出幣的真偽,能直觀地對紀念幣的品相給出一定的分數”。所以,紀念幣的品相究竟​​如何打分,有多少等級,評級幣究竟能為自己帶來什麼,他們希望“有專家能夠給予解答和指導”。

  還有約為6.3%的集藏者是狂熱的“盒子幣擁躉”,他們基本上只入手評級幣,原因是“品相有保證、便於保存、便於交易”。網友zzn(網名)表示:“擁護盒子幣。現在要么直接買盒子幣,要么左手進裸幣,右手就送評。目前手上幾乎全部NGC或PCGS,幾年下來狀態不錯。”

  一半以上的集藏者比較冷靜,這部分人既對評級幣的優勢有所認識,也對評級幣的劣勢有所了解,他們在隨機調查中占到60.7%。網友冬冬(網名)的回答很有代表性:“評級幣在中國的流行,解決了在誠信普遍缺失的商業環境下如何放心交易的問題:第一,保真,幣與盒都難以造假;第二,品相由分數說明,避免模糊表述;第三,一旦封盒,無法掉包。評級幣還有易於運輸、易於長久保存等好處。當然,評級幣也存在著許多不足,如評級費用過高、評級時間長、分數有爭議等。”

  譚建忠先生既是一位紀念幣的收藏家,又是一位資深的財經媒體人。他目前擁有7000餘枚國內外紀念幣章,其中只有100多枚評級幣。譚先生的評級幣大都是銀幣,因為銀幣的化學分子活躍度更高,金幣的分子活躍度則相對穩定,銀幣與空氣接觸後,難以保持良好的品相,評級幣的包裝相對真空,銀幣不容易氧化。他送評的目的是為了更好地保管和收藏,而非交易。

  對於評級幣,譚建忠先生的態度是“不否定,但有些保留”。縱觀國內的投資渠道和理財產品,他認為,金​​銀幣並不是回報率最高的選擇。有時候,投資紙幣、郵票比金銀幣的收益率更好,而且,由於紙幣和郵票的收藏群體更大,流動性也更好,容易出手和變現。因此,譚建忠更偏重於金銀幣的收藏屬性,“如果投資的話,我會選擇其他品種,所以對評級幣興趣相對小一點。”

  但另一方面,從投資理財的角度,評級幣也有其優勢。譚建忠解釋說,評級幣實際上製造了一種“人為稀缺”。舉例而言,如果某年央行共發行600萬枚熊貓銀幣,但所謂的70級(或100級)幣只評出了1000多枚,這1000多枚熊貓幣的價格就會高出很多。追求70級(或100級)的分數,對於投資者而言是有意義的,從市場交易和投資角度來說,這是有價值的。

  國內的收藏大家往往不願意將紀念幣拿去送評,這是因為他們對自己的“幣識”有充分的信心。收藏家葛祖康先生對此深有感觸,他說:“據我所知,國內真正的收藏家很少有人會把自己的幣拿出去評級,因為收藏不僅僅是保管,還有欣賞和把玩。評級以後,與收藏裸幣就完全不同了。”

  但是,大多數的集藏者還是需要將評級幣作為品相判斷的一個標準,因為他們“普遍對中國現代貴金屬幣的了解程度不高,一知半解,無法判斷中國貴金屬紀念幣的真假和級別,需要依靠評級公司鑑定真偽、評斷級別”。葛祖康認為,這是普通集藏者需要評級幣的原因之一。相對而言,新手更容易接受評級幣也是這個道理。

  所以,集藏者是否接受和喜歡評級幣,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本人的集藏動機,也受制於自身對紀念幣的認識程度和知識水平。這就構成了評級幣的“認知分層”,從人數上看,這種分層呈現“紡錘形”,最多數的人處於“紡錘”的中部,兩端則是為數較少的“評級蜜”和“評級黑”。

  評級反映紀念幣收藏的

 

  一個維度

  與集藏群體的“認知分層”相關聯的是紀念幣的多維屬性。評級幣僅反映了其中的一個維度:真偽與品相。而紀念幣的包裝文化、質感與稀有度,這些維度,評級幣是無法體現的。

  上海融理當代金銀幣研究所所長黃瑞勇認為,評級幣實際上捨棄了紀念幣的另一個維度:充滿文化氣息的包裝。比如,清明上河圖紀念幣最初發售時,被放置於一個古色古香的盒子裡,配有一幅手捲,如果將它送評,紀念幣的整體性就會被破壞殆盡。有些注重紀念幣歷史感的收藏者,會從包裝看出當時紀念幣的經銷地、發售渠道,以及紀念幣的文化內涵等,送評後,紀念幣承載的這些信息都將不復存在。

  如果不是盲目跟風,集藏者“理性”送評也可以分為幾種不同情況,黃瑞勇認為:第一種是裸幣送評,因為沒有證書,也沒有盒子,所以無所謂破壞包裝文化。

  第二種情況,由於當地氣候等原因,很難保持紀念幣的良好品相,比如南方靠海的地區非常潮濕,如果集藏者想更好地保管和收藏,或者未來打算舉辦個人藏品專題展,有可能需要將紀念幣送評,這樣有利於保存,也為以後的展覽做準備。

  第三種情況,因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的造幣工藝不夠先進,很多紀念幣的品相不夠好,通過評級可以發現一些品相出眾的幣,藏品會更有價值,收藏者樂於見到這種情況。但是,黃瑞勇也強調,隨著中國造幣工藝的改進和提升,現在的情況已經大​​不一樣。不只是精製幣,哪怕是普制的熊貓幣去評級,70級的分數​​也比比皆是,所以在他看來,新幣送評的意義不大。

  譚建忠認為,評級幣喪失了收藏品應有的“質感”維度。質感,是收藏品的物質真實感,是藝術品的質地、肌理、色澤,是能夠通過視覺、觸覺感知的美,是一種活靈活現的勁兒,是把冰冷的金銀變成溫熱審美體驗的魔術師。

  作為一名收藏者,欣賞和把玩紀念幣講究質感,而這種質感是有差異性的,這才是收藏的樂趣。但是,評級以後每一枚紀念幣都標準化了,審美體驗完全一樣,像是精密儀器上的一個零部件,冰冷、準確、不近人情。

  “在歐洲,錢幣收藏者普遍不接受評級幣。因為,歐陸文化使歐洲集藏者普遍以收藏為目的,這部分人喜歡用手把玩裸幣。在中國,美國評級公司評出的70級、69級價格相差較大,不過在歐洲,人們倒是無所謂。如果70級賣的價格很高,收藏者就寧願不要了,寧可要69級、68級的幣。”譚建忠說。

  葛祖康則認為,現在流行的鑑定評級服務體現不出紀念幣的“稀有度”,因為他們並不把這一項列入分數評判之中。葛祖康把歐洲傳統意義上的評級稱為“收藏評級”,以區別於美國式的“商品評級”。在歐洲,收藏評級重視稀有度這一維度。收藏者為了讓有些稀有幣種在市場和收藏界得到認可,會拿到權威的評級公司鑑定評級,這樣可以讓硬幣有一個“身價”。

  即使從投資的角度看,價格較低、品相較差的紀念幣也不適合進行評級,因為收益上得不償失。如果評級幣溢價不高,並不建議送評。北京馬甸市場一名幣商說:“某些新幣如果送評,基本上沒什麼回報,甚至還可能賠錢。”因此,集藏者應該掌握評級幣分數對應的價格,與裸幣價格比較之後,再決定是否送評。這也要求集藏者應該掌握對紀念幣品相的基本評價方式,能對分數做出預判。

  “評級幣+電商”的趨勢

 

  勢不可當

  但是,評級幣在中國的快速擴張已是不爭的事實。

  高懷賓是西安的一名幣商。過去,每一枚幣的交易,高懷賓都需要詳細解釋紀念幣到底是什麼品相,“描述評級”有時見仁見智,他的看法可能和客戶的看法不盡相同,產生爭執,這種不愉快讓他頗感苦惱。

  幸好,評級幣來了。

  從經營角度講,評級幣讓銷售者和消費者溝通更加順暢,交易的時間成本大大下降。因為評級幣的真假已經經過認定,與客戶之間不需要太多的溝通,通過第三方的評級認證,彼此不需要多費口舌,只要講清楚是PCGS還是NGC評級,分數是多少即可。“現在,評級幣在網店和實體店所佔的銷量比重都很大,老幣尤其如此,但是新幣還是非評級幣賣得更好。”高懷賓說。

  他感到集藏者對評級幣的認可度越來越高,需求量也越來越大。尤其在網絡銷售上,評級幣已經占到60%以上的份額。目前,高懷賓在淘寶、集幣在線、一塵網上都開設了網店,在微信上開設了微店。通過網絡銷售的評級幣,可以直接在線查詢到品相和分數,一個編號對應一個實物,讓客戶看清楚實物到底長什麼樣,這樣就免去了很多中間環節的糾紛,提高了網絡銷量。

  作為錢幣網絡交易平台“趙湧在線”的高級顧問,葛祖康說:“趙湧在線每月至少舉行五次在線拍賣,每一次有幾百件拍品,由於評級幣的出現,拍賣進行得非常順利,幾乎每一場拍賣會成交率都在90%以上。這種形式適應電子商務的發展趨勢。”

  譚建忠也認為:“因為中國目前金銀幣愛好者中至少有70%以投資為目的,評級幣適合交易、投資的諸多優點,確實有利於人們接受。實際情況也是如此,現在國人對評級幣的接受程度已經很高了,一些錢幣網站成交的絕大部分都是評級幣,也說明了趨勢性的問題。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集藏者走出國門,國際幣展上不乏中國人的身影。譚建忠在觀察全球紀念幣市場時,發現美國幣展上幾乎全都是評級幣。美國的錢幣愛好者有2000萬之多,玩的大多是流通幣,1美分、5美分的錢幣全都裝在盒子裡,經過了評級。

  中國評級市場處於

 

  “戰國時代”

  目前,最有機會的錢幣市場是當代硬幣,而當代世界硬幣市場的重心在中國。除了PCGS和NGC已經進入中國,美國第三大錢幣評級公司ANACS也對中國市場虎視眈眈。面對商機,國內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了大量本土評級公司,包括公博評級、華龍盛世、眾誠評級、源泰評級等。

  一時間,評級市場上大小諸侯林立,群雄逐鹿中原。

  2009年,NGC以設立中國總代理的方式進入國內市場。2009年至2012年,與美國NGC合作代理的國內公司評級幣數量約達5萬枚,在現代金銀幣鑑定評級領域佔有很大的市場份額,國內的認可度很高。為了保持住領先優勢,2013年,NGC嘗試在北、上、廣等地開展現場評級,併計劃在北、上、廣設立評級中心,固定評級地點和設備,評級師輪換地點,循環評級。除此之外,針對中國消費者的特點,NGC2014年初還推出了賀歲版紅色中英雙語標籤,分別為“馬到成功”、“年年有餘”等,主打親民牌。

  晚於NGC三年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的PCGS也開始發力,2013年7月,直接將子公司開在了上海,在中國固定評級設備和地點,主攻當代金銀幣和近代機制幣的鑑定評級。針對NGC的先入者優勢,PCGS計劃在北京和廣州設立評級中心,做好市場佈局。2013年10月,PCGS推出免費套幣註冊服務,針對擁有一定數量紀念幣的資深藏家;2013年12月開始力推“初打幣”標識服務,2014版熊貓幣可以選用中英雙語“初打幣/FirstStrike”標識,此舉則主攻新生代集藏群體。

  在攻城拔寨、狂奔突襲的背面,NGC與PCGS的中國戰場也存在著隱憂。跨國物流費用的高企、時間週期的漫長、入境時的安全風險,是兩家評級巨頭在中國面臨的巨大障礙。他們在中國的代理商只起到送評中轉站的作用,並不掌握評級業務的核心設備和技術,淪為評級渠道供應商,而無法成長為有自主知識產權和核心競爭力的本土評級公司。所有這些,都為新興的國內評級機構帶來了市場機會和成長空間。

  公博評級2011年12月成立,公司負責人稱:“發展趨勢是每月500個鑑定幣的增長量。”其優勢主要集中在機制幣和銅元方面。華龍盛世2012年10月成立,近期剛剛推出保真服務。眾誠評級成立於2013年7月,在古幣和機制幣方面,有一定專長。而源泰評級,尚未開展實質性業務。他們的共同優勢是可以彌補國外評級機構的短板,但是缺陷也很明顯,主要有三個方面的表徵。

  首先,市場認知度不高。幣商高懷賓坦言,與國內的評級機構“接觸得很少”。國內評級機構的權威性不夠,源於評級團隊的權威性不足,如果在當代幣方面沒有高手,是不可能評出令人信服的分數的。市場份額不具規模優勢,葛祖康認為:“目前國內評級公司只是區域性的,在小範圍內流通,北京的評級幣在上海和廣東未必能接受。”因為評級的數量還有待積累,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時就會沒有先例參照,集藏者會認為,“自己被新興評級公司當作實驗品”,所以對他們的分數並不認可。

  其次,評級標準混亂。各個公司各自為政,有70分制,也有100分制。有的根據國外標準修訂而成,也有的照搬引用國外標準,甚至在同一個公司內,古錢和現代幣的分制和標準也不相同。雖然國內評級公司都希望能製定出符合國內集藏者期待的標準,但因為出現時間較短,標準還在摸索之中。葛祖康比喻道:“標準只有在春秋戰國以後,秦統一中國的時候才能出現。至於現在,楚國是楚國的標準,趙國是趙國的標準,燕國是燕國的標準。”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表徵——公信力不足。一個評級機構最重要的是誠信,但是,由於本土商業誠信的缺失,國內評級機構的公信力有待考驗。黃瑞勇認為,問題根源在於,國內目前存在的本土評級機構幾乎都是民營公司,誠信和操守很難界定,評級中會不會存在“人情分”?他說:“如果我跟你關係很好,而且有一批重要的幣,我說你給我評高一點,你會不會很為難?因為你不想得罪我,所以是不是會存在很大的人情因素?目前進入中國的國外評級公司市場化運作能力很強,所以中國要跟美國兩大評級機構抗衡,唯一的可能就是官方機構。”譚建忠也認為:“民營評級公司無法佔領市場的原因複雜,但主要還是公信力造成的。美國這兩家評級公司總體是比較嚴格的,誰打一個招呼就可以評高一點,雖然有,但機率很小。”

  對這樣的市場競爭態勢,葛祖康的評價是:“現代幣的評級還是春秋戰國時期,以後慢慢會整合,到最後,本土評級公司會生存下來一兩家,真正把中國現代貴金屬幣的評級規範起來。”

  生存下來,是本土評級公司將要面臨的最大考驗。在激烈競爭中良性運轉,培育品牌的知名度,提升團隊權威性,發揮本土化優勢,才能見到實效。單純依靠降價不能解決根本問題,本土評級公司應在商業行為和公益行為之間找到平衡,相對和諧統一,但是目前很難做到。

  鑑定評級的“國際標準”與

 

  中國現實

  國內評級公司的出現,除了市場利益驅動,還有“中國的紀念幣中國人自己評定”這種民族主義氣節使然。

  通常所說評級幣的“國際標準”,實際上是“美國標準”,它大體上包含“70分制”、“品相為王”和“美國人審美觀”等幾個方面。

  但是,根據中國集藏者的接受習慣和審美觀,這些方面似乎都存在著不少問題。

  首先,美國70分制的出現有其歷史背景,並不完全適用於中國當代金銀幣,也不符合中國人普遍的“百分滿分”的慣性思維。很少有集藏者會拿一枚損傷非常大的紀念幣去送評,60級以下的分數就失去了意義。這樣的結果是,一方面國內市場上幾乎沒有60級以下的金銀幣,一方面充斥著大量的69級、70級幣。如果高分評級幣太多,評級的意義也就失去了。標準需要進一步細化,才能區分出相同分數下不同品相的紀念幣。

  其次,品相的定義和判斷標準不同。品相,指的是收藏品的完好度。黃瑞勇舉例說:“在國人的眼中,紀念幣品相各要素的構成比例應該是鏡面佔40%​​,壓印、整體協調感、包漿各佔20%。”而國際標準中,對鏡面和幣面凸起部分的關注度過高。美國評級公司劃分了很多矩陣,在這個矩陣裡面找出他們認為面積達到一定程度的凹坑數,從這個角度給出合適的分數。很多集藏者都提到,國外的評級幣對邊齒損傷十分“寬容”。如果紀念幣不小心掉到地上了,邊齒凹進去一塊,但鏡面沒有損壞的情況下,美國評級公司經常可以給出69分。但是,對中國人來講,這是不可忍受的,因為紀念幣已經不再完好如初。

  最後,審美觀上存在差異。例如,美國評級公司對白斑和包漿的理解與中國人對其理解非常不同。對中國集藏者而言,如果一枚銀幣有五彩包漿或金色包漿,應該是加分項,但美國人顯然不這麼認為,很多中國人的習慣沒有考慮進去。又如,中國當代貴金屬紀念幣有一項生產工藝叫作“仿古硫化”,2013年發行的青銅器(第2組)中商代司母辛觥5盎司銀幣就使用了這種工藝,但是,國外評級機構對此認可度非常低,因此影響了分數。其實,這種工藝是非常受國內集藏者推崇和喜愛的。

  這些問題的根源是,美國公司對中國當代金銀幣和中國集藏者缺乏深入了解。例如,由於一些中國早期幣章的資料缺失,增加了國外公司鑑定評級的難度,常會出現錯判。NGC就曾把1984年中國古塔鍍銀紀念章評為銀章,PCGS把1990年龍鳳呈祥1盎司普制銀幣評為精製幣。美國公司在鑑定真偽的時候也發生過很多錯誤,真假混淆,喪失了評級的可靠性。所以,越是資深收藏家,越能發現美國公司的常識性錯誤,進一步強化了懷疑態度。

  所以,中國人制定自己的評級標準,發出自己的聲音勢在必行。中國金銀幣市場有自身的實際情況,國外企業終究是隔靴搔癢,不得要領。

  2014年,北京中金國衡收藏品有限公司(簡稱中金國衡)代表國家權威機構征戰評級市場,十分值得期待。黃瑞勇強調,中金國衡的優勢在於出身名門、正統權威,並且有中國錢幣學會理事、中國錢幣博物館研究員等一批頂級顧問作為它的堅實後盾。

  除了提升市場認可度,制定貼合中國國情的分制和標準之外,譚建忠認為,中金國衡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證其公信力。網友銀幣時代(網名)也說出了自己的殷切期待:“期盼中國特色的權威評級機構在全國各地設立代理商,打破國外評級機構壟斷地位。要做到:評級機構權威化,打分標準中國化,檢測門檻大眾化,密封產品長久化。”

  從民間集藏較為含混的描述分級,到由國外公司主導的中國幣鑑定評級,再到立足中國國情,發出中國聲音,未來誰能在這亂世梟雄的戰國時代成為評級市場上最後的贏家,還很難說。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要想迎來真正的“中國評幣”時代,路還很長。

 

 
 
分享到:
 
 
上一个:金價下跌拖累金銀幣:投資謹慎選品種 2014/4/22 9:40:02
下一个:金幣市場政策利多效應正逐步顯現 2014/4/16 11:1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