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現可透過whatsapp(852-63524663)向本公司查詢金銀幣價格及資料!!                         民生周年慶:2018年5月14日-5月25日期間全線98折優惠(2018金套貓及30克熊貓金幣除外)民生錢幣(香港)有限公司 現正高價回收 各年份中國人民發行的金銀幣, 詳情請致電27350138向職員查詢.

您現在的位置:首页 > 財經資訊

4月10日 “互聯網金融”成熱詞“如何監管”引熱議
 
日期:2014/4/11 访问:
 
“互聯網金融”成熱詞“如何監管”引熱議
 
 
 
來源:金融時報 2014年04月10日
 

    互聯網金融的興起,在改變傳統金融業態的同時,也將監管問題推到了人們面前。博鰲亞洲論壇2014年會第二天,“互聯網金融”成熱詞。4月9日上午,在博鰲亞洲論壇2014年會期間舉辦的“互聯網—金融:通往理性繁榮”分論壇上,多位與會專家和學者圍繞互聯網金融監管問題展開討論。同時,《互聯網金融報告2014》也在分論壇上發布。

  互聯網金融監管

  緣何“如此糾結”

  與會專家認為,互聯網金融是傳統金融行業與互聯網精神相結合的新興領域,與傳統金融相比,互聯網金融具有簡單便捷、透明度強、參與度高、成本低等特點,但互聯網金融目前也蘊含一定風險,有必要對互聯網金融進行監管。應敏銳把握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契機,把握好監管的度,引導互聯網金融作為傳統金融的補充,為小微企業融資和普惠金融發展提供創新服務。

  然而,互聯網金融監管為什麼那麼特殊、那麼難呢?對此,中國投資公司副總經理謝平指出,互聯網金融監管有難度的原因在於其天生隱含著監管的難度。現在金融監管是兩個邏輯,一是產品邏輯,假設產品有多少外部性;一個是機構邏輯,假設這個機構有外部性,這是監管的產品邏輯或機構邏輯。但互聯網上是N個人同時做交易,N個需求者和N個供應者,很難找到監管對象,只能找平台;但這個平台如果不在國內,又該監管誰?所以說互聯網金融天生的監管難度比較大。

  但是,要肯定的是,互聯網金融有外部性,有欺詐、捲款逃跑等,這些導致其需要監管。謝平指出,對互聯網金融的監管,無論是從立法角度還是監管者的工作進展情況,目前來看還缺少系統性監管。

  對於監管問題,《互聯網金融報告2014》建議,要建立並完善互聯網金融的統計調查和風險監測分析體系,盡快將網絡信貸資金納入社會融資總額統計範圍。考慮建立交易信息庫,建立統一的安全認證中心,互聯網企業要嚴格隔離自有和客戶資金。

  “不能因為發展不成熟就採取自由放任的監管理念,應該以監管促發展。”報告指出。

  新業態興起對

  監管構成挑戰

  永隆銀行有限公司董事長、招商銀行前行長馬蔚華在論壇上指出,互聯網金融的興起對貨幣政策和金融監管都有挑戰。“我覺得互聯網金融的興起對貨幣政策有非常大的影響,可以從貨幣的供給和需求兩方面來分析。互聯網金融毫無疑問會提高資金的流動性,提高支付速度,這樣可以增加貨幣乘數,減少現金漏洞,而且可以降低M2的現金和國際存款比重,這就促進了貨幣增量。從需求方面看,互聯網金融效益高使交易非常快,減少了交易對貨幣供給的需求,另外資金變現的能力也減少了投機性方面的貨幣需求,從供給和消費兩方面看,這對原有的貨幣供應量肯定有非常大的影響。”

  在分析了互聯網金融的興起對貨幣政策和金融監管帶來的挑戰後,馬蔚華表示,“最近叫停了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支付),如果從傳統的金融觀點講,確實風險很大,心裡沒底。互聯網思維想像空間很大,我不相信解決不了這些問題,但在沒有解決這些問題之前,謹慎一點也不是壞事。”

  他認為,對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應該重點維護網絡安全,重點是維護信息安全、消費者利益,這對監管當局是很大的挑戰。“互聯網金融提出很多新的課題,這些課題不是不能解決。現階段監管應該像對待小孩成長一樣,培養、呵護和觀察它,對互聯網金融不要一刀切,一下子取締、一下子製止。”

  在本次博鰲論壇中,不少與會專家對於有效推進監管創新給予重點關注。“建議用創新的方式監督創新,用互聯網的手段監管互聯網。”本次論壇上,陸金所董事長計葵生提出,互聯網金融創新可以降低成本提高配置效率,增加流動性,它的積極作用遠沒有真正顯現出來,在這個過程中,更需要市場在自律及監管的結合上進行創新,需要更多政策面的關注和包容。

  監管需強調底線思維

  互聯網的“開放”和“即刻傳播”等特點,使其業務的社會影響力巨大。因此,維護互聯網金融領域的有序、守法,一是意義十分重大。與會專家認為,互聯網金融監管底線不能隨便觸碰,不能隨便吸收公眾存款;二是不能非法集資。這兩個底線是監管要堅守的硬原則,因為這涉及公眾利益,一旦失守便會引發消費者損失和社會不穩定。

  計葵生指出,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應該有所為,有所不為,負面清單是一個好的方式。此外,必要的行業門檻必須建立,未來有三方面應加強,第一,要建立標準,通過資本金及行業資質來推進准入制;第二,在政策上要設定紅線,資金池與非法集資等絕對不能碰;第三,規範平台運營方式,用平台化的思想去構築新的流動性體係與風險管理體系。法無禁止即可為,為創新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舞台;法無授權不可為,又為創新劃定了邊界。

  至於什麼樣的風險控制和監管是最好的?本次博鰲論壇期間,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張維迎在談及此問題時表示,從市場規律來看,市場有其自身檢測的方式,這個應用到互聯網很重要,政府過分監管會扼殺了創新。創新本身是不可預測的,如果還沒看見他的未來的時候政府首先扼殺了它是不合適的。相比之下,用社會的智慧去不斷提醒創新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問題會更好。這樣既可以不會過早扼殺創新,也可以藉助社會監督(如媒體)和提醒來避免新事物成長的風險和出現問題。

  此前,在4月8日一場名為“小微金融:亞洲的創新與實踐”的分論壇上,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閻慶民表示,互聯網金融發展非常快,已經引起國務院的高度關注。從監管來講,可歸納為四句話:一是適度監管,今後要給定一些最低條件和門檻,以實現公平、平等的競爭;二是要分類監管,對於不同類型的業務給予不同監管,力求實現交易的公平;三是協同監管,以減少監管套利;四是創新監管,互聯網就是用流量來代替會計數據的存量,今後監管層會更關注流量變化,把存量和流量結合起來,不斷探索新的監管方式。

 

 
 
分享到:
 
 
上一个:4月10日 IMF發布最新《世界經濟展望報告》 2014/4/11 10:15:35
下一个:金融機構信貸資源要向貧困地區適當傾斜 2014/4/11 10:14:59